提高技术工人待遇” 精神
发布时间:2019-05-06 05:42

  第1575号建议,是上海工人代表李斌在去年全国人代会期间递交的一份书面建议,追问的正是本报在今年人代会开幕首日报道的困惑“明天谁来当工人”。他从未想到,这样一份建言,会在此后引发持久反响,并推动今年一系列直接关系到职工命运的政策出台。习总书记谈“主人翁”,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中国工匠”,中央深改组通过《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全国总工会定下“年度清单”,人社部今年出台技能人才薪酬体系改革新政小小的“螺丝钉之问”,成了那只扇动翅膀的蝴蝶,一步步推动着高层对产业工人这个群体的关注和重视。

  “其实,这份书面建议最初是一张发言稿。”在上海代表团驻地京西宾馆,李斌代表向记者回忆了第1575号书面建议递交的始末。

  2016年3月2日,刚刚抵京参加全国人代会的李斌接到了会务组通知,邀请他在3月5日习总书记参加上海团审议时发个言。“在国家领导人面前发言,说什么?”他当时心里颇为紧张,但几乎第一时间就想到,作为一线工人代表,“我应该说一说工人的问题。”

  当时,他手里正好有一份国务院《中国制造2025》的文件,“到2025年,中国要迈入制造强国行列,从制造大国到制造强国,这一步怎么跨越?”

  他的想法是,目前的中低产业链必须抓紧提升产能,而创造产品的主角人、职工,需要提升素质。向知识型、创新型转变角色。这位来自生产流水线的工人代表平素最关心的就是制造业的事,“德国制造”是他研究最久的产业标杆。“和德国产品相比,中国产品缺的就是人!!”他说,“德国制造”已成为技艺精湛、理念先进的先进制造业代名词,德国工匠闻名全球,而中国制造业的现状,就是少了让技术更精、更强的灵魂。“但是,眼下年轻人更愿意坐在办公室、喝着咖啡、打着电脑,在他们的印象里,一线工人就是在又脏又乱的环境里拧螺丝。”李斌说,拧螺丝的活越来越没人想干,这是可能影响到上海产业转型升级的人才危机。

  2016年3月5日下午的人民大会堂上海厅,轮到李斌发言了。他以供给侧改革“促进制造业升级”为切入口,渐渐把话题引到了“工人”上面。

  他以自己在企业第一线的所见所闻告诉总书记,眼下年轻人不愿当工人,企业招不到技能型人才。“现在的工厂生产一线,大多是外来务工人员,干几年就跳槽成为普遍现象。你到生产线看看,一直是新人在撑世面。”长此以往,“中国制造”产品升级很难突破技术和品质的瓶颈。

  为了详细说明这个问题,他还精心准备了一系列数据:全总冶金机电等行业工会针对17个省市、41家企业的2577名职工做了一个调查,结果发现,受访人员中,认为产业工人在当下享有较高社会地位的,仅占6.07%;认为地位不高的占61.62%,认为没有地位的占32.31%,只有1%的人不介意当工人。尤其值得重视的是,在认为产业工人地位不高以及没地位的这部分人中,95%为80、90后年轻人。

  “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现在产业工人队伍本身是以80、90后为主力军,老工人已经越来越少。”技能工人招不到,主要是收入低、社会认同感差。“一线元之间,而上海职工平均工资早已经超过5000元了。”他说,“十三五”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广大劳动者既是建设的重要力量,更应当是获益者。“如果对职业没有认同感,又怎能让他们安心在一线钻研技术!”

  “当代工人,已经不再是过去人们印象中的满身灰、满脸汗的工人老大哥形象了。”李斌说,发展的不竭力量蕴藏在人民群众之中,9亿多劳动力、1亿多受过高等教育和有专业技能的人才,是中国经济持续发展最大的资源和优势。他向总书记诚恳建议,一方面提高一线工人收入待遇,让这一群体能体面劳动、安心生活,另一方面要打通产业工人职业发展晋升通道,树立个人职业发展前景的信心,要保障他们的学习权、成长权,在社会上营造当工人和做白领同样自豪、一样有成就感的良好氛围。

  “本来以为口头发言讲完算数,没想到国家领导人这么重视一个工人的线日那个下午发生的事,李斌至今都记得当时的每一个细节。在总书记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结束后,会务组立即叫住了李斌,询问他可否留下发言稿。这位工人代表因此大受鼓舞,几经修改后又写成了一份书面建议,正式递交到了全国人大。

  没想到,后面发生的事让他更是意外。没过多久,中华全国总工会、人力资源与社会保障部等相关部门纷纷打电话或者登门拜访了他,和他探讨产业工人培养的具体措施。他的书面建议经本报等媒体报道后,在网上获得了大量市民点赞。在上海市总工会官方微信公众号“申工社”的留言版块,很多网友留言“讲的太好了!”

  常人眼里,在有国家领导人参加的会议现场,“螺丝钉之问”不仅算不上宏大叙事,甚至有些“鸡毛蒜皮”之嫌。但在高层看来,或许正是这样一个个具体而鲜活的“微言大义”,才构成了一个接地气、有温度的实干政府。

  其实,李斌并非第一个在总书记跟前谈“螺丝钉”的代表。上海代表团还有两位一线代表也曾聊过相似的话题。其中一位代表是被网民称为当代蓝领工人逆袭成功代表的徐小平,他来自上海大众汽车发动机厂维修部门。另一位则是大名鼎鼎的农民工代表朱雪芹。他们都曾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的现场,就工人队伍建设、劳动者的职业获得感等问题向国家领导人敞开心扉。

  历史上,中国工人阶级是同社会主义命运紧密相连的最重要的社会发展动力,我国产业工人队伍的成长,就是一部共和国发展的缩影。近年来,党和国家领导人躬先表率,在历年人大会议上,都以他们的方式向一线工人表达出深情的关切和真诚的尊重。

  让我们一起来回看,最近几年工人代表与总书记之间那些令人无法忘怀的现场互动镜头。【2013年3月5日】

  技能型人才短缺已成为中国制造业的发展瓶颈。建议通过税收优惠或减免教育费附加等措施,使企业有更多积极性参与校企合作,使在校学生有更多锻炼技能机会;发挥企业年金激励作用,确立重绩效、重高技能人才的分配导向,培养人才、留住人才。

  改善人才发展环境,努力实现优势领域、关键技术的重大突破,尽快形成一批带动产业发展的核心技术。要加快经济结构战略性调整,坚持三二一产业融合发展,整体提高先进制造业水平。

  要让每个劳动者“人有其岗”、“人尽其才”,共享改革开放成果,其基础是,全社会要倡导“劳动最光荣”的理念,首先就要让劳动者体面劳动、有尊严地劳动。

  镜头总书记参加上海代表团全团审议,朱雪芹代表与总书记同台就座。

  尊重一线工人的劳动价值,使更多劳动者把个人的发展、企业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联系起来。

  我们要想办法调动一线工人、制造业工人、农民工的积极性,这也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工人阶级是主人翁,主人翁的地位要体现出来。

  镜头在上海代表团全团审议会现场,总书记与工人代表徐小平、周振波同排就坐,认真聆听上海代表的审议发言。

  3月5日,李克强总理在做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要大力弘扬工匠精神,厚植工匠文化,培育众多“中国工匠”,打造更多享誉世界的“中国品牌”。

  2017年2月6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主席、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习主持召开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三十二次会议会议,会议审议通过了《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

  方案指出,工人阶级是我国的领导阶级,产业工人是工人阶级的主体力量。要从巩固党的执政基础的高度,从促进我国经济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高度,加快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坚持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阶级的方针,按照“政治上保证、制度上落实、素质上提高、权益上维护”的总体思路,针对影响产业工人队伍发展的突出问题,创新体制机制,提高产业工人素质,畅通发展通道,依法保障权益,造就一支有理想守信念、懂技术会创新、敢担当讲奉献的宏大的产业工人队伍。

  1月16日至17日,全总十六届五次执委会召开,会上确立了2017年全国工会重点工作是聚焦产业工人队伍建设。会议表示,将充分发挥工人阶级在推动经济平稳健康发展中的主力军作用,特别是重点加强产业工人队伍建设,为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制造强国战略提供人才保证。全国工会将继续深化劳动和技能竞赛。围绕实现“十三五”规划目标任务,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年劳动和技能竞赛规划》,组织广大职工特别是非公企业职工积极投身“践行新理念、建功十三五”主题劳动和技能竞赛,促进制造业提质增效、新兴产业蓬勃发展,在推进“三去一降一补”、振兴实体经济、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中创新创业。

  同时,进一步叫响做实“大国工匠”品牌。大力弘扬劳模精神、劳动精神、工匠精神,健全“大国工匠”培养、选树和激励机制,引导广大职工立足本职、爱岗敬业,培养执着专注、精益求精、一丝不苟、追求卓越的职业素养,造就更多“大国工匠”。

  2017年全国工会将积极稳妥推进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产业工人队伍建设不适应形势发展的体制机制,推动产业工人队伍建设纳入国家和地方经济社会发展规划,促进产业工人队伍不断壮大、综合素质显著提高,努力建设一支有理想守信念、懂技术会创新、敢担当讲奉献的产业工人队伍。重点要创新产业工人发挥骨干作用的载体方式,加大对产业工人创新创效扶持力度,推进产业工人技能国际交流与合作,引导产业工人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中发挥领军作用。

  此前,全总已下发《2016-2020年劳动和技能竞赛规划》,围绕实现“十三五”规划各项目标任务,以提升职工技能素质、推动企业技术创新为重点提出了一系列“小目标”:2016年至2020年,力争全国职工合理化建议数量达到6000万件,实施率60%以上。到2020年,全国示范性劳模创新工作室总数达到300家,各级劳模创新工作室创建总数超过10万家。到2020年末,开展岗位练兵活动的企业达到50万个,参加技能竞赛的职工平均每年达到2300万人次,每年帮助100万职工晋升技术等级为如期实现这些目标,2017年各级工会将全力以赴。

  2016年5月,人社部带队在上海召开现场会,各省市地区人社部门负责人悉数到场,围绕李斌提出的问题开展深入调研。2016年8月15日,正式回函给李斌,表示当前一线技术工人收入低、社会地位不高、社会认可度不强以及青年人不愿当工人等问题较为突出,党中央、国务院对此高度重视。将贯彻落实中央“健全高技能人才薪酬体系,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精神,把提高技术工人待遇列为年度部属重点课题研究项目,并计划于2017年出台相关政策文件。

  人社部表示,将以此为契机,大力发展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十三五”时期对职业教育既是发展机遇期,也是矛盾凸显期。截至2015年底,全国共有职业院校1.28万所,当年招生950多万人,在校生2700多万人,共开设1069个专业,基本覆盖了国民经济建设各个领域。然而,由于受社会观念、生源减少、高校扩招等的影响,包括技工院校在内的职业教育普遍存在“就业火爆但招生不旺”的状况,生源素质还在不断下降。人社部会同教育部将按照“高端引领、校企合作、多元办学、内涵发展”的思路,通过加强优质院校建设、特色专业建设、提高人才培养质量、推动校企合作,鼓励不同主体参与技工院校办学等手段,不断拓展技工院校办学功能。回函表示,教育部等六部门已联合印发《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年)》,到2020年,建成适应发展需求、产教深度融合、中职高职衔接、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相互沟通、体现终身教育理念,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平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人社部透露,将构筑技能人才表彰激励体系,组织修订《中华技能大奖和全国技术能手评选表彰管理》,不断提高奖励标准,使“中华技能大奖”和“全国技术能手”成为我国技能人才的最高政府奖和最重要的激励手段,使获奖人才成为中国技工的一面旗帜。另一方面,还将加大推荐高技能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工作力度,保证评选质量。